從殷實少爺到頂流鮮肉再跌落為流浪演員,他一步一步邁向影帝

從殷實少爺到頂流鮮肉再跌落為流浪演員,他一步一步邁向影帝

01,生死攸關顯本心
2010年10月22日,對於俞灝明來說,是個灰暗的日子。

在此之前,他做夢也沒有想到,這一天會成為他星路的分水嶺。

前一秒,還是萬眾矚目,後一秒,就差點萬劫不復。

當天,在上海一廢舊廠房內。

一身貴公子裝扮的俞灝明挽著Selina往室外逃生,按照約定:在他們走到室外安全範圍,背後會開始爆破,他們必須有準備、速度、開跑、出鏡頭……

然而,就在他剛要邁出門,腦子裡還在緊張的思考,接下來該如何表演真實恐慌表情時。

粗心的煙火師,卻突然提前引爆了。

兩人還來不及反應,5個爆破點,就瞬間炸裂開來。伴隨著一連串的「砰砰砰」聲,他們當場被震翻在地,無邊的熱浪,撲面而來……

火焰迅速吞噬了他和她,只感到蔓延全身的滾燙與疼痛……

披掛著滿身的火焰,他們哀嚎著「好燙,好疼」跑出來,工作人員慌張的拿水澆滅。

才發現,兩人均滿臉漆黑,頭髮前沖,衣服早已燒的支離破碎,樣子十分狼狽。

他驚恐的什麼話也說不出,靜靜的趴在墊子上,兩眼獃滯般,檢視著自己裸露在外的黑乎乎、紅彤彤、嚇人的皮膚。

隨後,救護車趕到,他被人攙扶著站起來,看到只有一副擔架時,便什麼也沒說,一個人走上車。

上車後,他特地挑了個能看到後視鏡的位置坐下,忍不住偷偷的看了眼自己的臉。

當後視鏡里,顯現出駭人的、面目全非的影像時,從小立志當明星的他,第一次感受到深深的恐懼:

這輩子,他,可能,完了!

事後,俞父記者會上彙報傷情:全身燒傷面積達39%,深二度燒傷,最嚴重部位是雙臂與後背。

多年以後,他接受《立場》採訪,談起那段往事,他說:當時害怕的不是死亡,而是毀容,是不能再拍戲了。

提及讓出擔架給女生這件事時,他說那是自己潛意識裡認為該做的事兒。

02,純凈少年多幸運
俞灝明的潛意識來自於他從小到大的良好教養、他的原生家庭、他的父母。

他出生在廣東廣州一個條件優越的家庭里,是家裡的獨子。

父母都是高知,對他的教養尤為盡心,母親教會了他溫柔與愛,父親則一直扮演著嚴父角色,教導他處事與做人。

但父母總有一個共識:無論什麼事兒,只要是兒子的愛好,兒子想做,爸媽就全力支持。

他喜歡音樂,父母就給他買樂器,送他去培訓、表演。

在父母的愛與鞭策下,從小他就比別的孩子聽話、懂事,從來沒有過叛逆。哪怕在最該叛逆的青春期,他也是溫順的「乖寶寶」。

乖寶寶一帆風順的長大,長成了一個可愛純凈的美少年。

2007年,19歲的他,參加《快樂男聲》,海選時他展顏一笑說,「大家好,我是俞灝明,我走的是偶像派路線。」

又天真又無邪又真誠又洒脫,他的魅力無人可擋。

彼時少年多稚嫩,他不是唱的最好的一個,每次站上舞台都緊張得流汗,以至於狀況不斷,忘詞走調跳錯,時有發生。

一旦僥倖贏了,他總是第一時間打給爸媽,乖乖的報喜。

面對鏡頭,他也乾脆的向父母表白,「兒子會努力的。」

從小被保護的太好,沒經歷過無常的世事,19歲的他,心裡仍只是個孩子。

他的乖巧懂事,讓那麼多人,愛他。

她們痴迷他年輕的容顏,愛慕他純凈的笑容,就連他動不動就哭的性格也喜歡……

他的人氣一直很高、很高。

至今提起,他都說是,因為幸運。

幸運的入了選,幸運的一路閃閃惹人愛,幸運的被封「國民弟弟」,幸運的走到了全國六強。

幸運的發布首張專輯,便捧回了新人獎和金曲獎。

幸運的參加綜藝《舞動奇蹟》,就獲得冠軍舞王殊榮。

幸運的參加《天天向上》節目,便被選中為天天兄弟主持團成員。

又幸運的被選中《一起來看流星雨》《一起又看流星雨》劇中主角,C位出道成頂流演員……

那三年,他簡直玩什麼成什麼,一切幸運的不像話。

然而一場大火,毀掉了本該越走越好的可能。像是被上天妒忌,才突然被按了暫停鍵,又倒了帶。

從此,他成為大明星的夢想,戛然止步、迅速回落。
03,父愛力量助夢想
出事的第三天,他滿身繃帶躺在床上,像個木乃伊般。

春天劇組的製片人前來道歉及慰問,他動也不能動的應著,突然聽到製片人問他,「你還想不想繼續拍戲?」

他條件反射般的說,「我想。」

製片人點點頭,向他承諾,「那好,我們都停下來,等著你。」

從未受過挫折的他,對於災難的覺悟總是樂觀的,自以為是的。

天真的相信世間一切的美好,以為一切有醫生操心擺平,很快自己還像原來一樣活蹦亂跳的,十天半月就能回去開工。

卻沒想到這一等,就是兩年。

人生而渺小,災難猝然而至時,瞬間就能摧毀健康。而康復,卻需要漫長的煎熬,一分一秒切切實實的難受,無比的艱難。

看著孩子出事,看著孩子受罪,最心焦痛苦,恨不能代受的是俞灝明的父母。

為了照顧他,父親再沒出去工作過,全心全意的陪伴他身邊,幫助他康復,替他料理一切。

那時他還不知道,父親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後,就已經從小助理手機視頻里看到了事情的前後。

他眼睜睜的看著,前一刻還健康完好的兒子,突然被爆炸席捲……刺骨揪心的疼。

看完後,他什麼也沒說,只是理智的提醒所有人:這種畫面,請不要給我兒子看到,更不要給我老婆看到。

言外之意:讓我一個人,承受這撕心裂肺就好。

當知道兒子想繼續拍戲後,他明白了兒子心裡依然有的,那個夢想。

於是,他開始教俞灝明:學習「面對」。

而那時所有的人都在用「逃避」,來保護他。

一件很小的事:為了不刺激他,當時醫院全都沒收了鏡子,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提醒,不要讓俞灝明接觸到鏡子。

但越是這樣,他越好奇,越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鬼德性?

父親二話沒說,悄悄地跑樓下小賣部,給他買了一面鏡子。

當他真切的看到自己恐怖猙獰的樣子後,大受刺激,心情墜入谷底。

然而,他還沒來得及緩過勁,曾經親密的女友,便再也不來看他了。

巨大的自卑、無助、恐慌、害怕,無時無刻不捶打著他。

而除了心理上的打擊,還有生理上的折磨。

嘴巴灼傷後變小,要帶開口器。

手臂無法抬起,幾乎燒穿兩個窟窿的手背,導致雙手無法使用。

此外,大面積皮膚每分每秒的疼痛、瘙癢,不分日夜的折磨著他,吃不好睡不著。

他最長的失眠記錄,超過兩個月。

他十分痛苦,但每一次都被嚴厲冷靜的父親說服。

父親由衷的說,「對男人來說,這不算什麼,真的,一點兒關係都沒有。」

父親嚴厲的說,「男人,就應該能承受一切的壓力和苦難。」

父親苦口婆心的說,「是男人,就得對自己和家人負責任。」

……

800多個日夜折磨,那麼難熬的康復歲月,父親每一天面對他的委屈與怨言,總是偉岸而堅定的立在那,用男子漢大丈夫的方式激勵著他:

因為你是男人,就得能承受、肯承擔、重承諾、守情義。

或許是因為父親以身作則的榜樣,也或許是因為骨子裡有父親堅強的基因。他就這麼一個一個日子煎熬著、掰算著、忍耐著、挨過。

創傷後,他除了害怕難忍的康復過程,還害怕與外界的聯繫。

不敢見陌生人,不敢看手機,更不想面對那段回憶。

然而該來的始終會來,近兩年後,原劇的製片人打來了電話,非常無奈又抱歉的告訴他,

「我們這部戲最多等你到這個夏天,如果你,還是不行,就沒有辦法等下去了。」

他當時的第一反應是,換別人吧,我整個人,都不太好。

何況女主Selina都退出了,就算他退出,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的吧。

可是父親說,「做人是要講情義的,你當初承諾了,他們所有人都等了你,兩年,該是你信守承諾的時候了。」

他不願意,父親就跟他急。

他是乖小孩,縱然沒走出來,心不甘情不願,可是還是照著父親的意思,第一次,走出去。

所有人都鼓勵他說,從哪裡跌倒要從哪裡爬出來。

但,當劇組為了保護他,派專人保鏢隨行,每天秘密進組特殊對待照顧時;當他的臉必須每天耗費數小時上妝才能出鏡時;當大夏天他只能穿著像秋衣秋褲一般厚的彈力衣,悶熱難受時;當雙手雙臂依然觸目驚心到,必須全程帶著手套遮蓋參演時;當每一個鏡頭他都要忍受皮膚紅腫瘙癢,每個鏡頭都得停下來,必須得隨行護理擦藥時……

被另眼對待,只有他知道,他的心態是崩潰的。

但他都撐了下來,因為有信念、有情義、有父親。

所有命運強加給他的難,他在自我消解中,學會了面對與克服。

時光讓他迅速成長,迎難而上。

2012年12月31日湖南跨年晚會,明明還很不好的他,以一首自己填詞的《其實我還好》回歸,安慰所有關心他的人。

舞台很黑、很長,他一個人,心情複雜的,結實的踏著每一步,一路走到台前。

沒有表演,沒有伴舞,一個人,一個麥克風,他靜靜地獨唱。

沒有走調,也沒有忘詞,所有的觀眾為他而來。

「平凡的苦衷,說愛說痛都太籠統 ,被故事選中,沒資格懵懂。

就算沒觀眾 ,自己第一個被感動,我相信,到最後,一分鐘 ……」

2013年,他再一次給自己設定新挑戰,參加《星跳水立方》。

面對高難度的跳水項目,他向所有人宣布,「我已是個正常人,請別手下留情。」

教練胡佳透露說,「他的身體狀態一直都不是很樂觀,但他的勇敢和堅持我們都很佩服。他每天訓練超過6個小時,每次都要拉肩,對於腋下有傷的他來說,太疼了!……」

其實這節目是他和父親,瞞著媽媽報名去的,因為自他受傷後,媽媽對他變得特別緊張,演電視劇被打個板子,都擔心的睡不著覺,怕兒子會疼。

參加後,他很快就後悔了。

他料想到自己的不適應,但沒料想到會這麼辛苦和不適應。除了身體機能影響之外,他的皮膚狀態也不好,每一次水打在皮膚上,都十分的疼癢、難受。

向父親訴苦,父親一臉嚴酷的回懟,「總比燒傷康復好受的多!」

燒傷康復,始終是他的噩夢、他的心結。

父親的這句話無疑,狠狠地刺激了他,讓原本沒那麼堅持的他,咬牙做到了優異,他拿過一期的最高分。

有人說,他是為了博眼球,只有他們父子知道,他是為了挑戰自己、證明自己。

後來有一天,他覺得自己已經克服了恐懼,不再害怕提起及觀摩那場事故,他決定回現場看一看,親自面對那段最灰暗的回憶。

父親說,「好,我陪你。」

到了那裡,記憶過電影般一幕幕在腦海里回放,他看向了父親,突然間好像一切都變得輕鬆溫和了,他忍不住跟他描繪記憶中的畫面:自己當時在哪?在幹什麼?想什麼?

而父親認真的聽著,應和著,內心是狂喜:

他,死而復生;他,失而復得。

那一刻,他真的完全忘了:剛復出時,他曾那麼的害怕面對,拒絕面對。

這一切。
04,人情冷暖也相安
2013年初,《愛在春天》發布會上,他第一次,被迫看到自己受傷的畫面。

那些父親千瞞萬瞞害怕他面對的東西,就這麼在他再一次來不及準備時,迎面襲來。

他抑制不住的流淚痛哭,不是被自己感動,而是感覺到委屈、害怕。

沒有人關心他的不適應,鎂光燈、攝影機只管追求故事焦點,咔嚓咔嚓對他拍個不停。

出來的畫面、高清、立體、難堪:他猶帶著創傷痕迹的臉部,有著連精緻的妝容也掩蓋不住的滄桑。

人們可憐他,討論他,甚至有人直白的說,他真被毀了,老了十歲!

但終究因為故事因為感動因為疑問因為關注,一下子又給他帶來了爆棚的熱度。

還來不及梳理自己定位,他的流程就被排滿了:故事專訪、綜藝、電視劇、個個都是主要角色。

原本他以為,就這麼忙碌下去,無瑕自怨自艾,麻痹的以為自己仍活得很有價值,也挺好。

但僅僅兩年,就沒什麼人再關注和談論他了,娛樂圈千變萬化,更多的小鮮肉,更有流量的藝人,他們裹挾著更多的話題,更好的資源。

2015年,一整年,他都沒有工作。

突然而來的清閑,比突然而來的忙碌,更加讓他措手不及。

一開始,他還不明白個中根源,還很熱情的去聯繫之前很好的人脈關係網,直到那些人一個一個的,不再搭理他,他才幡然醒悟,所謂物是人非。

你得意時,人人上前巴結,你失意時,人人避如蛇蠍。

那是他第一次明白了「人情冷暖」四個字,他傷心、失望。但最後,他決定,像之前每一次一樣,學著接受與面對。

他把涼薄的人情安放在心裡,自我消解,再與之相容。

世事催人成長,成熟。

這時,父親告訴他,「衡量一個人是否成功的標準,不在於你有多大名氣,你有多少粉絲,而是你如何處理自己面對的現狀?」

「你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滿意?是否有成就感?是否達到了你想要的高度?」

他茅塞頓開:是呀,追逐自己真正的目標,實現它,證明自己,才是人生的意義。

他開始毛遂自薦,放低身段不演主角也行,錢少點也行,只要導演給機會。

為了得到一個心儀的角色,他出去陪人應酬,他開始做角色功課。

他想當黃渤、張震那樣死磕角色,為了演活角色豁出自己,真正的實力派演員、影帝。

但競爭的人那麼多,角色哪有那麼容易被你抓住。往往努力自薦了數個月,最後仍是,被拒絕。

他沒有放棄,依然一聽聞片子消息,就第一個衝上去介紹自己。

就這樣,他見到了導演丁黑。

接過劇本,看到「杜明禮」的角色,彷彿命運的召喚,他腦海中突然冒出許多想法和念頭,當即侃侃而談。

丁導只是定定的坐在那裡,表情淡淡的看著他,什麼話也不說。

漸漸,他越談越沒底,但還是不死心,不想放棄。

直到丁導站起來說,「你跟副導演談合同吧。」

他才如夢初醒般,欣喜若狂。

劇本里的杜明禮是一個純粹的壞人,他想把他演得有血有肉,不一樣。

於是,他提出加入一些特色,京味兒,京劇戲曲,為此他主動去拜師學藝幾個月。

為了提升演技,他把劇組當家,明明兩三個月拍完的戲份,他一呆就是一年多。沒他戲時,他就一邊安靜的觀察其他演員如何演戲,聽導演如何調教演員演戲……

之後,為了表現出杜明禮內心的冷心冷情,不讓父母探班,大過年的都一個人在劇組度過……

功夫不負有心人,他演活了杜明禮,演得觀眾對他,又恨又憐。

有人誇他,說他是被忽略已久的演技派,不再是十年之前那個頂著花仙子頭的端木磊。

連向來不假辭色的導演丁黑,都忍不住當眾表揚他。

他由衷的開心、滿足。也更堅定了,他做真正實力派演員的想法。

就在他憑藉「杜明禮」翻紅後,30歲時,父親親筆寫了一封信給他,信中滿滿的鼓勵與智慧(截取部分):

天地之大,每一個人都是渺小而轉瞬即逝的生命。

做自己的人生規劃,是艱難的,因為規劃本身意味著捨棄。

我們每一個人,大多數都是這樣,需經過反覆磨礪,走過人生的黃金時間。

三十而立,首先是內在的立,然後才是在社會坐標上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內在是心靈的獨立,真正好的學習,是把一切學慣用於自我,讓學到的東西為我所用。

需要建立自信,應對外在的立。而外在的立,不是對立,而是與外在的世界融合與提升,樹立自己的人生目標。

……

英明果斷、冷靜睿智,一直他給父親的標籤。

父親在他心中是至高無上,是他的人生導師。

三十歲,他終於重新找回自信、擁有自我,並接受世間的一切,與之緊緊相融。

同時,也重新給自己立下了人生目標:希望以後在被人提及時,不再討論其顏值、大火,而是演技、實力、影帝。

而現在,熱播的《大明風華》,再一次讓我們見識了,不一樣的俞灝明。

十分驚艷的演技,還多了一份厚重與內斂。

他邁向影帝,又進了一步。

05,相親相愛一家人
私下,他們一家三口有個專門的微信群,有才的老爸會時不時給兒子作詩鼓勵。

有心的老媽會在兒子生日時,哪怕不在兒子身邊,也會給他驚喜:用鋼琴為他彈奏生日快樂歌,爸爸錄好視頻發給他。

有這樣的用心的父母,被愛與守護長大的他,自然也是個極其孝順有心的孩子。

父母生日,他會親手做創意料理、做生日蛋糕,哪怕工作再忙,也會提前安排驚喜給父母。

看這相親相愛的一家人,就不難理解,為何他能輕鬆的從優越少爺到頂流小鮮,再跌下雲端後,也能安然的一個人尋找、自薦、拍戲,認真當一個「流浪演員」。

心中有愛的支撐,縱然歷經磨難,也能百折不撓。

在《非常靜距離》時,他坦言,父親從小到大都不誇獎他。

就連他參加《快樂男聲》,第一個拿到通關紅領巾,興緻勃勃的打電話給爸爸報喜,父親也只是冷冷的回一句:

不要驕傲,好吧!

大火燒傷後,父親卻有兩次真正誇了他:一次是他燒傷康復,一次是他演了「杜明禮」。

一次父親對他說,兒子你讓我刮目相看,沒想到這麼艱難,你都能挺過來。

另一次誇他,只是點頭說了聲,「嗯」。那句「不錯,演得好」都藏在裡面。

所以,他這麼努力的證明自己,也是為了父母,能以他為榮、為他驕傲。

如今,再回看2007年海選,那簡易的舞台,他眼神清亮,腳步歡快,純凈一笑,

「我叫俞灝明,我走的是偶像派路線。」

雖然命運出現偏差,帶著他繞了一大圈,但兜兜轉轉後,他仍堅持著目標,走得筆直:

他,成為了「勵志偶像」。

如今,已沒什麼困難再能阻擋他勇往直行的腳步。

而這一次,心中有更大的舞台,他目光堅定,腳步穩健。

依然,帶著微笑。

文/C寶,圖片來之網路,侵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