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治大婚,其實是清朝國力體現的證明,也是大國一定復興的證明

同治大婚,其實是清朝國力體現的證明,也是大國一定復興的證明

1872年,16歲的同治皇帝要成親了,皇帝成親意味著成人,將要親自理政,君臨天下。

婚禮不僅是成人禮,更是皇位的加冕禮。

不可能不隆重,也不應該不隆重!

籌備工作早在三年前就開始了,第一項工作也是最主要的工作,就是給皇帝找皇后。從選秀女開始,層層選拔,一直選到皇后。

中國傳統婚姻大事要父母把關,就是皇帝也不能例外,最終母親和兒子意見不和,造成婆媳關係緊張,同治皇帝不勝其煩,微行去找溫柔鄉,最終天子出天花,年輕輕的就死於性病。

平常人結婚最重要的是找到對象,可對於皇帝來說,這個誰當皇后真的不真要,關鍵是要把老娘敷衍好,不然婆媳關係一緊張,命都包不住。

第二項工作是置辦衣服,新郎新娘、伴郎伴娘、父母兄弟、親朋好友誰不要穿個新衣服,沾沾喜氣,何況是天子做新郎!

江寧織造、蘇州織造、杭州織造本來就是皇家御用裁縫鋪,本家主人大婚,更是要拿出全副精神。

一件杏黃直徑地紗兩面納綉五彩全洋金龍朝袍(隨石青護肩、袖頭、接袖1份),因為大量採用納繡的刺繡技法,需要凈綉36方5寸,光是綉匠即耗費547.5工,這一件朝袍的工料銀達314兩3錢9分2厘。

而蘇州織造局為皇后織造的一件杏黃兩面透緙五彩勾金全金龍朝袍(隨石青護肩、袖頭、接袖1份),主要使用「緙絲」技法。「緙絲」的織造過程極其細緻,立體感強,色彩華麗,織理精美,只是美則美矣,卻極其耗費勞力。緙絲49方共合緙絲匠980工,每件工料銀合309兩6錢6厘。

真是叫奢靡無度,真是叫天家富貴。

第三項工作是定製金銀瓷器。

所有的碗、盤、碟、盆、瓶、杯、壺之類的器具無論釉色,式樣,圖案只能是皇家特製。

為此,還專門在景德鎮重開了御窯廠,經過三年努力,終於全部燒制完畢,不僅大婚用上,也為中華文明增加文物瑰寶。

至於婚禮前後,那更是用錢如沙,花費無數。

據說,同治皇帝大婚整個花費1100萬兩白銀,摺合現在價值多少沒有意義。應該和當時國家財政收入比較一下:清帝國入關初定,順治九年,歲收2100萬兩;經過康乾盛世,到乾隆五十六年,歲收4000萬兩。

而同治這十年,都發生了什麼?同治三年,攻克南京,滅太平天國,花費軍費3100;同治六年,滅東捻;七年,滅西捻,花費軍費1100萬兩;11年,基本平定陝甘起義,同樣花費在千萬以上。而這個時候西征工作已經準備開始了。

太平天國荼毒的東南地區,都是國家主要賦稅錢糧貢獻地,象著名的天下富庶之地,江蘇的蘇、松、太,浙江的杭、嘉、湖都是十室九空,休養生息需要很長時間。

然而大清帝國在戰後迅速復興,經濟發展極速前進,陸防海防同時開始謀劃,各種基礎設施也開工建設,同時以大婚為機,彰顯國力。按照此時的歲收測算,大婚應該花費了當年六分之一的財政收入。

婚禮是同治中興的最高光時光,也是載淳本人最幸福最榮耀的時候,不久他就一命嗚呼,連個孤兒寡母都沒能留下。

但大清的經濟發展並沒有因為國內官吏顢頇貪庸,國際無理壓迫而減慢,相反的,到光緒年間,清帝國的財政收入已經達到8000萬兩。

光緒八年,通計實入共收銀八千二百三十四萬九千一百九十八兩,是為銀收。以陵寢供應、交進銀、祭祀、儀憲、俸食、科場、餉乾、驛站、廩膳、賞恤、修繕、河工、採辦、辦漕、織造、公廉、雜支等十七項為常例開支,以營勇餉需、關局、洋款、還借息款等四項為新增開支,以補發舊欠,豫行支給兩項為補支豫支,以批解在京各衙門銀兩一項為批解支款。除去欠發未報各數,通計實出共支銀七千八百十七萬一千四百五十一兩,是為銀支。

居然有盈餘!

原因就有一個,國家大,有經濟縱深,就有發展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