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詞賞析:《南鄉子·自古帝王州》 【北宋】王安石

詩詞賞析:《南鄉子·自古帝王州》 【北宋】王安石

南鄉子·自古帝王州

【北宋】王安石

自古帝王州,鬱鬱蔥蔥佳氣浮。

四百年來成一夢,堪愁。晉代衣冠成古丘。

繞水恣行游。上盡層城更上樓。

往事悠悠君莫問,回頭。檻外長江空自流。

【譯文】

這自古以來帝王居住的州城,鬱鬱蔥蔥氣象萬千。四百年的繁盛如今變成舊夢,晉代顯赫一時的名士高官也早已入土作古。這歷史的滄桑使人悲愁。

沿著水邊盡情地漫步游賞,登上層層城台又登上高高的城樓。你不必去追問那悠悠往事的是非功過。回頭眺望,那欄干外的長江浩浩蕩蕩、獨自奔流。

【注釋】

南鄉子:詞牌名,原唐教坊曲名,雙調五十六字,上下片各四平韻,一韻到底。

帝王州:指金陵(今江蘇省南京市)。三國的吳、東晉、南北朝的宋、齊、粱、陳、五代的南唐等朝代在此建都,故稱為「帝王州」。

鬱鬱蔥蔥:草木茂盛。佳氣:指產生帝王的一種氣,這是一種迷信的說法。

四百年:指東吳、東晉、宋、齊、梁、陳六個建都金陵的王朝,共三百六十七年,四百年是舉約數。

冠:古代士以上的穿戴,衣冠連稱,是古代土以上的服裝,後引申為世族、紳士。古丘:墳墓。

恣(zì)行游:盡情地繞著江邊閑行游賞。恣:任意地、自由自在地。

更:再,又。

悠悠:長久遙遠的樣子。

回頭:指透徹醒悟。佛家語「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。」

檻:欄杆。

【賞析】

上片懷古,盛讚六朝古都金陵的繁華,下片寫登樓覽勝,抒發往事似水的惆悵。作者以金陵為題來詠史述懷,把六朝興盛與衰亡的歷史看作是人生「一夢」,隱含作者借詠史抒發憂國憂民的心情。此詞情感充沛,情調悲涼,讀來令人感同身受,容易引起共鳴。

【背景介紹】

王安石自從少年時期隨任江寧府通判的父親到金陵後,王安石便與金陵結下了不解之緣。即使踏上仕途離開金陵之後,他也時常思念虎踞龍盤的鐘山,風光旖旎的江南。晚年當離開了風雲變幻的政治舞台之後,他又把金陵作為自己的終老之地。金陵的山山水水留下了他的足跡,金陵的歷史風雲牽動起他的情思,他在這裡寫下了許多描繪山水風光、寄託興亡之感的作品,這首《南鄉子》就是其中著名的一首。

【格律對照】

自古帝王州,鬱鬱蔥蔥佳氣浮。

仄仄仄平平。平仄平平仄仄平。

四百年來成一夢,堪愁。晉代衣冠成古丘。

平仄仄平平仄仄,平平。平仄平平仄仄平。

繞水恣行游。上盡層城更上樓。

平仄仄平平。仄仄平平仄仄平。

往事悠悠君莫問,回頭。檻外長江空自流。

仄仄仄平平仄仄,平平。仄仄平平仄仄平。

說明:灰色字可平可仄,彩底字需要押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