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誕小歡喜,生活沒有標準答案,重要的是我們的感覺如何

聖誕小歡喜,生活沒有標準答案,重要的是我們的感覺如何

聖誕小歡喜。

昨天聖誕,我們沒有給孩子們送禮物。

01 「媽媽,聖誕節可以送我禮物嗎」——這個問題值得探討

早在半個多月前,大寶就過來問我,今年聖誕節給他送什麼禮物。他大一點,應該是早早的就在學校與同學們討論過了關於聖誕節、關於禮物的話題。

我沒有滿口答應送什麼禮物,因為,在上個月,我才將孩子們的玩具全部整理收集起來,只留出任他們挑選的5樣給他們,其餘的玩具全部用收納框子裝起來,放在北卧的大衣櫃里,整整裝了半個大衣櫃。

孩子們的玩具,真的太多了。我從心裡就逐漸抗拒給孩子們買玩具。

但是,在節日大家都流行送孩子們禮物這個大環境下,我要怎麼做才能既讓孩子們感到自己的要求被重視,他們知道的節日也有一個儀式感、參與感,而不是默默的好像是個邊緣人一樣徘徊在節日的狂歡之外,同時,也能讓我自己和老公是舒服的給與方式。

我沒有滿口答應孩子聖誕節一定會給他們送禮物,我說:「聖誕節你想要禮物,媽媽聽到了,受到了你的需求,我會跟爸爸商量,然後再給你答覆。可能不是給你們買禮物,但是一個定會有一個讓我們大家都感到滿意的答覆。」

孩子因為需求沒有得到及時回應,滋生了一些情緒,我沒有進一步深究。

然後我就在微信上跟老公探討了關於聖誕節的事情,我們倆達成共識:聖誕節不買玩具,我們全家一起聚餐,孩子們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禮物。

我將這個決定跟孩子們傳達,孩子們一開始有些些的阻抗,尤其是大寶,說不想要吃什麼東西,就想要玩具。

我說堅持說,玩具是不行的,之前我們有過約定,玩具你自己存錢買,而且,家裡的玩具很多,你每買一個玩具之前,就需要把前面的玩具賣掉或者怎麼處理,我說這是我們之前的約定。

說了一會之後,我看孩子們基本同意了這個決定。那個時候,我還沒有想好到底在哪裡聚餐,吃什麼東西。

02 聖誕聚餐吃什麼,誰來決定?

我這個人遇到問題喜歡自己一個人鑽研,我總是忘掉了集體的智慧,甚至不敢去徵詢其他人的意見,比如這個聖誕節聚餐,我就不敢徵詢孩子們的意見,因為我怕他們開出的條件是我無法做到的。

於是我就一個人默默的想了很久,都沒有想好我們要去哪裡聚餐。

有一天我突然想,我這麼什麼事情都一個人做決定,我做出來的決定不一定是孩子們都喜歡的,我何不徵詢一下他們的意見。

我先徵詢老公的意見,問老公對於聚餐有什麼意見,或者有什麼想吃的,老公一如既往的說沒有什麼意見,沒有什麼想吃的。

緊接著,我徵詢孩子們的意見,在一天晚上坐在床上講故事的時候,我問他們,馬上聖誕節我們家庭聚餐,你們想吃什麼啊?

大寶說,想吃披薩。小寶也跟風,說想吃披薩。

接下來,我就把孩子們聖誕節想要吃披薩這個想法跟老公溝通,老公表示同意。

在這中間,我不時的跟孩子們傳達聖誕節家庭聚餐的事情,孩子們的情緒從一開始的不甚了了到逐漸期待,有時會開心的歡呼。

聖誕2天,我在飯桌上跟老公孩子們聊天,我說,關於聖誕節聚餐,我不想出去吃,在外面吃我總是吃得不安心,很緊張,因為小寶還小,她喜歡吃著吃著就會跑掉了,我的心就會一直跟著小寶,沒有辦法安心的坐下來吃飯。我想,我們把披薩打包回來,我們在家吃,孩子們你們吃披薩,我和爸爸做飯吃,你們同意嗎?

孩子們表示同意。一般情況下,只要大寶同意了,小寶就會跟著後面同意。

這事就這麼定了。

03 我懷疑自己不送禮物是錯的、我擔心自己的需求不被重視

在聖誕前夜,我也沒有聽到孩子們找我要禮物。我們都在期待聖誕節的到來,期待著聚餐。

在聖誕前一天,幾個要好的鄰居朋友都為自己的孩子準備了禮物,並且包裝得很精美,送到物業那裡,由物業扮演的聖誕老人在平安夜當晚將禮物送給孩子們。

那個時候,我有一絲絲的動搖,不確定自己的做法對不對,不確定自己的做法對於孩子們來說是否能夠讓他們感受到愛?

我懷疑過自己的想法,從聽到這些鄰居朋友在討論說給孩子們送什麼禮物開始,直到聖誕前夜,我對自己想法的懷疑逐漸增強。

過了平安夜,我就不再懷疑了,因為該送禮物的都已經送到了,我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費心思了。

昨天,聖誕節,我早早的就跟孩子們說今晚聚餐,下午的時候,我還特意給老公發信息別忘了今晚的聚餐。

下午放學,小寶去上畫畫課,大寶也去那裡玩耍。

我沒有提前叫外賣披薩到家,因為我和老公的晚餐我還沒有回家準備。

直到小寶下課,老公來接我們,我才徵詢老公的意見說,我們去必勝客買披薩,然後回家燒飯。

下了些小雨,我原本想跟著老公和孩子們一起去將披薩買回,然後我們再回家燒飯的,之所以這麼選擇,是因為我擔心老公買不好我想要的那種滿足孩子們的披薩,擔心孩子們的需求得不到很好的滿足。

老公建議我先回家,我想了一下,我意識到了自己的擔心以及不信任,我決定放手,信任老公和孩子們,只是叮囑老公,必勝客在一樓。

然後,我就回家做飯了。

04 聖誕聚餐的高光時刻

做了土豆燒牛肉,還有紅燒麻辣豆腐,再加上下午燉的一個糯米藕,還有一個菜,中途的時候,我擔心自己沒有跟老公表達清楚,讓老公誤以為就帶著孩子們在必勝客吃完了再回家,那就沒有達到我想要的全家人一起聚餐的效果和氛圍了。

思量了片刻,我決定跟老公真實表達,我明確說讓他打包帶回家吃,別讓我一個人在家。

老公回復說:知道。在排隊。

那個時候我還蠻欣慰的,覺得自己的需求有被照顧到,於是我就安心的在家裡等待著他們父子三人回家。

做好菜,房間里也已經被空調吹得暖暖的,過了一會他們回來了,我端菜上桌,一字排開,包括打包回來的披薩、雞翅、意麵、薯條,還有兩盒冰激凌。

看到打包帶回來的東西品種那麼豐富,我問老公是不是點的套餐。老公說是的,原本我心裡想,你果然還是不會點餐,選套餐,真會省事,也不知道照沒照顧到孩子們想吃什麼的需求。

老公一樣一樣的將打包品從袋子里拿出來擺在桌上,說少了兩杯牛奶和一個果盤。

我很驚訝,問他怎麼知道少了的,因為他點的套餐,一般情況下對於套餐都是不會過於在意裡面的品類,最關注的的就是價格。

沒有想到老公說,他是一個一個點的。那一刻突然覺得這個男人還挺細心的,知道一個一個點,那肯定是在點的時候有徵詢過孩子們想吃什麼的。

冰激凌是小寶這幾天一直念叨著的甜點,我一直沒有答應給她買,就是怕太涼了吃了不好。當我看見老公買了冰激凌的時候,我還是蠻開心的,因為小寶的需求也得到了滿足。

當我還在端菜的時候,兩個孩子已經在開始吸溜吸溜的吃著他們的冰激凌了,等我上桌的時候,兩盒冰激凌已經只剩下空盒子了。

我和老公坐下來吃飯,吃著自己燒的紅燒豆腐,我覺得超級好吃,再看看孩子們,他們坐在我和老公的對面,享用著意麵、披薩和薯條,時不時的要求我們給擠一點番茄醬,或者幫個小忙,我注意到他們的臉上寫滿了滿足,好像在說——生活真豐盛啊,我好喜歡啊,我們擁有這麼多豐足的愛吃的東西,這麼多的東西任我挑選,真好,真滿足。

我一邊吃了紅燒豆腐,一邊誇獎自己做的紅燒豆腐真好吃,老公基本上將那一煲土豆燉牛肉吃完了。

在這吃飯的過程中,看著孩子們吃完冰激凌,老公還給我們講了一個他小時候的故事。

老公說,他小時候看到冰棍就嘴饞。有一天中午他跟他媽媽準備睡午覺了,聽見外面賣冰棍的叫賣聲,他媽媽拿了一毛錢給他,說去買冰棍吧。老公說,他聽到這句話,拿著錢一溜煙跑到了,跑得飛快。

聽到這裡,我感慨一聲,你小時候真幸福。

大寶聽到這裡,接話說:奶奶也對我這樣,奶奶也給我錢,讓我自己去買冰棍。我喜歡吃老冰棍。

他說的是今年夏天的事情。

他說這些的時候,我看到他臉上眼睛裡都滿是笑容。

小寶也接茬說奶奶也給她買冰棍了。

那一頓飯我吃得好滿足,我覺得自己很久很久沒有吃過如此開胃有好吃的紅燒豆腐了,老公也說豆腐好吃。

晚飯後,我問孩子們,今天聖誕節家庭聚餐你們還滿意嗎?他們大聲的回答說滿意。

我也覺得挺好。但願孩子們不會因為聖誕節沒有禮物而遺憾,我希望孩子們記住的是這些美好的瞬間,雖然沒有禮物,但爸爸媽媽也儘力去做了,儘力去滿足他們了,爸爸媽媽真的有想辦法盡所能去陪伴他們。

05 生活有對錯嗎?過節有正確的打開方式嗎?

生活有對錯嗎?過節有正確的打開方式嗎?

我越來越覺得,人生就是一場體驗的旅程,沒有對錯,沒有標準的路線和答案,重要的是,我們的感覺如何。

未來,我希望我們一家人,希望我和老公作為孩子們的媽媽爸爸,我們不是僅僅在陪伴他們,我們也是在陪伴我們自己,我們與孩子們在一起,不是僅僅作為旁觀者,觀察著孩子們,我希望我們是孩子們人生旅程的參與者。

應該來說,孩子們,只是我和老公人生旅程的參與者,他們遲早有一天要離開我們,獨立的開啟自己的人生,在目前我們和孩子們人生並軌的這個階段里,我們和孩子是同行的。

不是一方催著另一方——你趕緊長大,趕緊走吧。或者另一方對我們說——你們這做得不好,那做得也不好,你們沒有誰誰誰好,你們怎麼這麼差勁?!

我們在一個家庭里,我們是同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