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看見撩人保姆躺床上等我.

回家看見撩人保姆躺床上等我.

  新婚不久,我的老婆依萍就懷孕了,這讓我十分掃興。那時,父親幫我投資的美容店剛剛開業,正是忙事業的階段。我還沒有做好當爸爸的準備。可是依萍卻堅決要把孩子生下來。她說,只有生了小孩,我才會對他全心全意。無論我怎麽勸,依萍就是不同意流產。甚至還和我大發脾氣,說我不夠愛她。

  依萍說,如果真逼著她流產,只有壹條路,那就是離婚。我深愛著依萍,當然不可能違背她的意願。雖然很郁悶,但還是委曲求全就答應了她。為了好好養胎,我特意為她請來壹個小保姆。負責24小時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家務打理。

  保姆叫媛媛,20歲出頭,紮著兩個馬尾辮,全身透露出壹股清純美麗的氣息。她來自壹個偏遠的山村,考大學失敗後就只身來城市打工。他的堂哥是我的下屬,得知我家需要保姆時,毫不猶豫地將媛媛介紹給了我。媛媛雖然年輕,卻很會照顧人,依萍對她十分滿意,把她當親妹妹般對待。

  晚餐時,經常和媛媛閑聊。她家裏窮困,從小就跟著父母吃苦受累賣山貨。不光他們家,那壹帶都很窮。小夥子有能耐的去城裏打工談個媳婦。沒能耐的過了30歲還在打光棍。姑娘們都往山外走,想盡辦法嫁給城裏人,誰也不想再過那樣的窮日子。媛媛也不例外,最大的夢想就是留在城市,但是她的野心很大,她想住上大房子,給父母釣個金龜婿。也許別人這麽說,我會笑話她,但媛媛不壹樣,她有資本滿足她的追求。

  以媛媛的姿色,很容易讓那些事業有成的小老板動心。可是令我意外的是,媛媛竟然把她追求物質的目標,放在了我的身上。試想,壹個已婚男人,妻子已經懷孕,身邊有個朝夕相處的美女,天天圍繞著妳賣萌獻媚,該是壹件多麽危險的事。說實話,媛媛雖然長得嬌美動人,起初我從未打過她的壞註意。壹來是在依萍眼皮子底下,稍有不慎就露陷了。二來是我聽說過很多婚外情的惡劣後果,生怕留下無窮的後患。

  可是誘惑這東西,很難讓人抗拒。尤其是美色誘惑,對年輕氣盛的男人而言,很容易讓其失去理智。不久後,依萍的表姐突然回來了,依萍從小就跟著她長大,自從她嫁給老外之後,壹恍五六年過去了,依萍再也沒有見到她。這次回來壹周又要走了。恰好表姐夫沒來。依萍樂得屁顛屁顛去了她家。

  依萍走的那晚,我和幾個哥們去了夜店喝酒,喝到半醉半醒的時候,我把媛媛騷擾我的事說了出來。哥們壹聽,全都很激動,把我罵了壹頓。妳還是不是男人,這麽好的機會打著燈籠都沒處找,肥水不流外人田,妳不行動就讓給哥們我吧。經過幾個人此起彼伏的起哄,我那不安分的心開始隱隱約約地躁動。

  果然,回到家後,媛媛比我還躁動,她竟然穿著睡衣躺在我的床上等我,還故意擺出撩人的姿勢誘惑我。那晚的媛媛變得格外的美,讓我瞬間失去了理智。借著酒勁,和媛媛發生了那種關系。

  第二天清晨,望著床單上的落紅,我充滿恐懼,媛媛已經起床,見到我後,壹副淡漠的表情。將手掌伸到我胸前,我楞了壹下,問她怎麽了。她說,還能怎麽,給我補償,5萬,我的青春都付給了妳,5萬不算多吧。如果妳不想讓妳老婆知道昨晚的事,就再出2萬的封口費,我為妳終生保密。

  天吶,這不是欺詐麽。畢竟事情已經發生,我縱然再後悔,也無法彌補自己的過錯。最終,懷著沈痛的心情,向朋友借了壹筆錢給了她。好在依萍並未看出任何破綻,不久媛媛就主動辭職了。誘惑是毒藥,誰服下,誰受傷。